2019年04月02日 星期二


披著宗教外衣禍藏亂教的政客

——認清十四世達賴反動本質系列評論之五

2019-04-02 10:16:22   來源:中國西藏新聞網   

今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60年來的變化翻天覆地,60年來的成就舉世矚目,60年來的歷程光耀史冊。輝煌成就的取得是中央關心、全國支援的結果,是全區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結果,也是區黨委團結帶領全區各族人民貫徹中央治藏方略、牢牢抓住西藏社會特殊矛盾、深入開展反分裂斗爭的結果。只有認清十四世達賴是披著宗教外衣禍藏亂教的政客這一反動本質,才能抓住我區長治久安的牛鼻子,才能為長足發展提供良好的社會環境。

披著宗教外衣禍藏亂教的政客

——認清十四世達賴反動本質系列評論之五

  今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60年來的變化翻天覆地,60年來的成就舉世矚目,60年來的歷程光耀史冊。輝煌成就的取得是中央關心、全國支援的結果,是全區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結果,也是區黨委團結帶領全區各族人民貫徹中央治藏方略、牢牢抓住西藏社會特殊矛盾、深入開展反分裂斗爭的結果。只有認清十四世達賴是披著宗教外衣禍藏亂教的政客這一反動本質,才能抓住我區長治久安的牛鼻子,才能為長足發展提供良好的社會環境。

  何為政客?政客是為了一己私利或某個集團的私利,玩弄陰謀和權術的人。十四世達賴就是為了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主階級殘余復辟勢力的私利,披著宗教外衣禍藏亂教的政客。

  讓我們看看十四世達賴是如何披宗教外衣的。他自稱是“慈善的喇嘛”,但他的言行表明,他已完全失去了喇嘛的操守。他沒有喇嘛所應有的出離心。作為舊西藏封建農奴主階級的總代表和最大的農奴主,他是那個腐朽、黑暗、落后的封建農奴主階級殘余復辟勢力的總頭子,他念念不忘的是在那個時代擁有的至高無上的宗教神權和世俗政權。他違背藏傳佛教“戒妄語”的根本戒律,犯戒撒謊。他罔顧歷史真相,把慘無人道的封建農奴制美化成“最神圣、最美妙制度”;他顛倒黑白,惡毒攻擊黨的西藏工作方針政策,否定社會主義新西藏幾十年來的發展進步;他信口雌黃,捏造“西藏一向是獨立的”,編造西藏“滅絕文化”“毀滅宗教”“侵犯人權”等論調;他自稱“印度之子”,公然出賣國家和民族利益,把中國西藏藏南地區說成“1914年后就屬于印度了”。他不守歷世達賴喇嘛愛國愛教的正道,把宗教作為分裂祖國的工具。狂妄叫囂“認定一個活佛,就能掌握一個寺廟;掌握一個寺廟,就能控制一個地方”;每年的3月10日,他都不忘發表一通講話為“西藏獨立”鼓吹造勢;在轉世問題上,他一會兒說要轉世為蜜蜂或外星人,一會兒又說要“終止轉世”,企圖否定中央政府在活佛轉世問題上的最高決定權; 他打著“傳法”“宗教之旅”的幌子,馬不停蹄地竄訪一些國家,兜售“中間道路”政治主張,炒作所謂“西藏問題”。凡此種種充分說明,十四世達賴把具有悠久歷史和嚴格戒律的藏傳佛教肆無忌憚地作為其分裂復辟的政治工具。

  讓我們看看十四世達賴是如何禍害西藏的。60年來,他從未停止分裂破壞活動。1959年,西藏反動上層分裂勢力在他的默許和支持下發動了全面武裝叛亂,企圖永保封建農奴制度,讓西藏人民永陷苦難的深淵;出逃國外后,他勾結西方反華勢力,組建“四水六崗衛教軍”等叛亂武裝對祖國邊境進行了長達十年之久的軍事襲擾;上世紀80年代末,他先后在拉薩煽動策劃一系列騷亂事件,使人民生命財產遭受重大損失;2008年,他悍然制造了駭人聽聞的“3·14”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滔天暴行,令人發指。他每制造一次動亂,都嚴重阻礙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如果沒有他的干擾破壞,我們取得的成就還要更偉大更輝煌,人民的生活還要更富裕更幸福。他千方百計抹黑社會主義新西藏的形象,企圖破壞西藏發展穩定的外部環境。他利用國際社會對西藏現狀的不了解,造謠“共產黨在西藏殺害藏人100萬、關押藏人100萬、向西藏移民750萬”,“西藏沒有人權”,“西藏沒有宗教信仰自由”;他無視社會主義新西藏和西藏人權的發展進步,污蔑社會主義制度,污蔑黨和國家的民族團結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極盡造謠誹謗、混淆視聽之能事。他不遺余力進行反動思想滲透,建立非法地下組織,開展反動宣傳滲透,極力煽動誘惑青少年到境外分裂主義勢力開辦的學校學習,企圖把不明真相的群眾和青少年引向邪路。他蓄意挑撥民族關系,企圖破壞民族團結,圖謀建立歷史上根本不存在、排斥其他民族的“大藏區”,兜售假“自治”真“獨立”的“高度自治”政治主張,完全無視青藏高原數千年來多民族雜居共處的事實和各民族間根深蒂固的文化認同、情感認同,無視各族人民在交往交流交融中締造的燦爛文明、在團結合作中實現的偉大成就,無視西藏各民族受憲法保障的平等權利和民族團結對于社會進步的重要意義。鐵的事實說明,十四世達賴是損害西藏各族人民根本利益的罪魁禍首。

  讓我們看看十四世達賴是如何擾亂藏傳佛教的。他將宗教作為政治工具,只要有利于實現其政治目的,就肆無忌憚地踐踏破壞歷代高僧大德嚴守并傳承的教規教義和歷史定制,甚至不惜徹底搞亂藏傳佛教。他通過煽動自焚以博取自己的“國際影響”,違背佛教的根本戒律,在四省藏區蠱惑操縱自焚事件,企圖制造恐怖氛圍。他通過破壞活佛轉世制度在宗教界制造混亂,罔顧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擅自認定活佛,企圖擾亂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秩序,嚴重威脅藏傳佛教的有序傳承和長遠發展。他對區內僧尼進行反動思想滲透,企圖培植分裂主義政治勢力,讓本應潛心禮佛的出家之人成為幫助他實現個人野心的“政治打手”,讓殊勝無比的佛門凈地成為烏煙瘴氣的動亂策源地。他通過舉辦法會等形式對信眾進行洗腦宣傳,將時輪灌頂大法會等歷史悠久的莊嚴佛事活動,篡改為一年舉行數次的政治宣傳造勢舞臺,利用信眾對歷世達賴喇嘛的信賴,在宗教活動中夾帶分裂主義政治宣傳,看似度人,實則害人。一樁樁一件件事實充分說明,十四世達賴不愛教不護教,而是在亂教禍教。

  十四世達賴自稱是“西藏人民的代言人”,此言荒謬至極!他是西藏發展進步的絆腳石,是西藏騷亂的導火索,是藏傳佛教優良傳統的破壞者,是西藏人民根本利益的損害者,是披著袈裟為舊西藏封建農奴主階級殘余復辟勢力奔走呼喊的反動政客。全區各族人民一定要認清十四世達賴是披著宗教外衣禍藏亂教的政客的反動本質,堅決捍衛偉大的民主改革成果,捍衛今天的幸福生活,徹底與十四世達賴劃清界限,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地開展反分裂斗爭。十四世達賴作繭自縛、一意孤行,終將為歷史和人民所拋棄。

上一篇: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礙
下一篇:最后一頁

?
韩国二分彩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