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中印停戰退后20公里,中國吃虧了嗎?

2016-11-28 16:30:53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強舸

54年前的今天,1962年11月22日,中國邊防部隊在中印邊境全線停火。從12月1日起,中國邊防部隊即從1959年11月7日的中印雙方實際控制線后撤20公里。有人認為,我方主動停戰和撤退,導致了國家利益損失。本文對這一觀點予以駁斥。

  1962年10月到11月,中國和印度在中國西藏邊界上爆發了一場局部戰爭,戰爭分別發生在東段的藏南地區和西段的阿克塞欽地區。戰爭的結果是,中國大獲全勝,并徹底奠定了第三世界領頭人的地位。

  不過,坊間對于這段戰爭的決策和結果卻一直有著諸多非議。這些非議主要指責毛澤東等當時中國的戰爭決策者們天朝上國思想作祟,沒有抓住勝利的契機,趁勢重新占領原屬我國的藏南地區,反而主動退回戰爭爆發前實際控制線(非法的麥克馬洪線)后20公里,進而被印度得寸進尺,導致了領土和國家利益的損失。

  本文為證偽這一觀點而作。本文的基本觀點是,1962年中國在中印之戰的決策是正確的。之所以主動停戰和撤退,與天朝上國等等思想無關,根本原因在于地理形勢造成的后勤補給困難,也與當時的國際形勢也有關系。這一策略實際上是中國當時的最優選擇,最大限度地維護了中國的利益。

  說明一點,本文論述僅使用所有人都可以輕易查證(并且盡可能保證無可爭議性)的材料,絕不使用所謂“XX解密檔案”(完全查不到來源,各國真正的解密檔案來源很清楚)、任何“毛澤東慢慢的點上一支煙,說道…….”,“尼赫魯深夜從夢中驚醒,顫抖著想到……”等長期以來充斥網絡的、無來源、無法印證、信度極低的材料(我一直很詫異,沒有人是毛主席或尼赫魯肚子里的蛔蟲,怎么就能知道這么細節的東西甚至內心活動呢?)

  一、藏南地區與麥克馬洪線

  麥克馬洪線是英國在中(民國政府)、英以及西藏地方代表參與的西姆拉會議上提出的中印邊界線。

  當時,中華民國政府堅決拒絕了麥克馬洪線,據說西藏地方政府因為不懂現代地理所以似乎是接受了。本文重點不在此,就不細說了,有興趣的可以參看其他文章。

  麥克馬洪線的主要特征是,它是一條地理分界線,該線的四分之三都是山脈的主脊線,其中絕大部分是喜馬拉雅山主脊線。

  除了西段的達旺、德讓宗現印控區在喜馬拉雅山以北,中部的墨脫我國控制區在喜馬拉雅山以南(但這里的麥克馬洪線也是一條喜馬拉雅山支脈的主脊線),察隅的一部分我國控制區也在喜馬拉雅山以南。

  中印傳統邊界不是一條地理分界線,而是長期以來形成的習慣線。在這兩條線之間,除了達旺、德讓宗等少數地區外,其余大多數都屬于門瑜、珞瑜以及下察隅地區,居住的主要民族不是藏族,而是門巴族、珞巴族以及僜人。

  根據1950年代的調查數據,該地區的總人口大概是50多萬。這一地區信奉藏傳佛教格魯派,奉達賴為尊,其他派別也有較多的傳播,例如著名文青六世達賴倉央嘉措就出聲在一個信封寧瑪派的藏族家庭。

  不過,由于地理原因,西藏地方政府(噶廈)對這一點去的管理較弱。達賴喇嘛一般十二年固定在當地收取一次稅收(其他時候就不固定了)。

  二、解放軍的補給線

  本文主要討論后勤問題,戰爭的經過大家也比較熟悉了,我就不再復述。簡單來說,印度先在邊界上挑釁了一年多。然后,1962年10月20日,戰爭正式爆發,印軍傾巢而出,大舉壓上。

  結果,人民解放軍一迎戰,印軍就一潰千里,解放軍跨過麥克馬洪線,收復了一定的領土。11月下旬,我軍主動停戰,后撤至麥克馬洪線以后20公里。

  總的來說,印軍的戰斗力與我軍比起來要差甚多。但是,戰爭不僅僅是前方沖殺,現代戰爭更打的是后勤補給。士兵每天都要吃飯,子彈、炮彈、汽油和其他軍需都無法就地獲得補給,必須要從后方轉運補給。

  當時我軍補給線的情況是這樣的,青藏公路和川藏公路都已在1955年修通,但是川藏公路修通后不久就遭受多處自然災害,處于常年維修階段,貨運量很小,現在都是如此。

  當時川藏公路還不是目前自駕游非常熱門的318國道(途徑林芝地區至拉薩,川藏公路南線),而是北面的317國道(途徑昌都地區、那曲地區至拉薩,川藏公路北線)。

  昌都和林芝(林芝地區當時叫工布地區,后一度被撤銷,所轄區域分別劃歸拉薩、山南和昌都管轄,1986年復設)在地圖上的直線距離也就200公里,但當時還沒有公路連接。也就是說,如果是從成都運送的物資不可能直接運至林芝、察隅一線直接卸貨,而必須先向西從昌都、那曲運到拉薩,再從拉薩向西又運回林芝,這一繞要多增加近2000公里的路程,總里程(成都至前線)達到3000多公里。

  而且,川藏公路并不是主要的補給線,當時最可靠的補給線在青海方向,現在西藏大部分貨物運輸依然依賴于青藏公路。這條補給線走向與現在的青藏公路(即109國道)有一定區別。

  不是從“拉薩—格爾木—西寧—蘭州”,而是從拉薩到格爾木,再從格爾木橫穿柴達木盆地,途徑大柴旦等地,翻越阿爾金山,到達甘肅最西段的安西(今瓜州縣)或柳園(敦煌市下轄鎮),在這里,轉走蘭新鐵路或者蘭新公路(312國道),最終才能到達物資補給基地蘭州。

  這條補給線線更加漫長,再加上從拉薩到前線的距離,全長4000多公里,在沒有任何意外發生的情況下,單程差不多需要30天。

  而且,說是最可靠的,也只是和過去的茶馬古道以及當時的川藏公路比,實際上自然災害依然非常多(現在西藏自治區每年還要下撥幾百萬給青藏公路災害防治的課題,這僅僅是研究課題,不是災害治理),而且冬季會經常遇上大雪封路,在長達六個月的時間中,只有軍車在天氣好的時候才能勉強同行,而且運輸兵的傷亡率和物資的損耗率都快趕上打仗了。

  舉幾個例子就可知當時運輸之艱難。

  川藏線方向,在1953年頭三個月中,昌都地區參與運輸的牦牛就死亡了三分之一,這已經是最適應高原環境的“高原之舟”牦牛了。

  青藏線方向,1953年中央購買了1.78萬峰駱駝用以西藏運輸,在首運途中就死了7000多峰。

  而在1954年,中央為了向西藏運送大米,通過外交斡旋,選擇的路線是,在廣州上船,繞過馬六甲海峽,在加爾各答卸貨,然后經印度、錫金進入西藏亞東縣。

上一篇:攝影師鏡頭下的毛澤東時代的新西藏
下一篇:1951年佛教界支援抗美援朝:班禪捐款1億3千萬

韩国二分彩是什么